首页 呼吸爱的味道 一点爱心,照亮世界。

“爱心妈妈”李利娟的红与黑:看守所中坚称无罪

2018/05/11 04:42:59
摘要:“爱心妈妈”李利娟的红与黑:看守所中坚称无罪

  舆论也好、流言也罢


  要给李利娟“定罪”


  都必须等待司法部门


  给出最终的调查结果


  武安,这座河北省邯郸市下以煤钢矿为主要产业的小城,很少这么热闹。武安,这座河北省邯郸市下以煤钢矿为主要产业的小城,很少这么热闹。

  5月4日,由武安市民政局牵头,联合公安、消防、教育、卫生等系统取缔了一家名为“武安民建福利爱心村”(下文简称爱心村)的民间慈善组织。并以涉嫌多起敲诈勒索犯罪、扰乱社会秩序犯罪为由,刑事拘留了其负责人李利娟。


  武安市市长强延峰向媒体表示,李利娟及其同居男友还涉及到涉黑涉恶案件,相关案件正在侦办中。


  一时间“知名慈善人士李利娟被刑拘”的消息引发了社会强烈关注。


  2006年,因为义务收养多名遗孤、创立爱心村,她被评选为感动河北人物,占领了大量报纸版面那时候,李利娟有个响当当的绰号——“爱心妈妈”。从1997年开始算起,她已经陆续收养了118个孩子。


  据界面新闻报道,目前在看守所中的李利娟坚称自己无罪,并且由于身体状况不佳,她的律师正在向公安机关协调取保候审。 


1.jpg


  这不是李利娟第一次被公众审视。


  虽然是慈善名人,但李利娟身上的争议却很多。


  因为在家排行老四,武安人给她起了个江湖诨名“四霞子”,不过大家背地里都偷偷骂她“痞子”或“无赖”。


  在周刊君实地采访过程中,一名出租车司机介绍,武安有一条南关街,早年时李利娟曾被称作南关街一霸。那里的人都很怕她,被欺负了也不能不满或者还手,否则就会被她的干儿子们痛揍一顿,又受制于她“爱心妈妈”的头衔,南关街因此成为了一个“不敢管”的地方。该司机还表示,南关街有几处铁皮门市房,属于李利娟违规占地建房经营,一直没人去拆掉。


  所谓的干儿子,该名出租车司机猜测,或许就是李利娟收养的孩子。另有一名出租车司机也从侧面同意了这一说法,他表示“四霞子”养了一群干儿子帮她收保护费。


  但他们都承认,关于打人和收保护费的事情,都是“听说”,并非亲眼所见或有确凿证据。


2.jpg


  网络及媒体爆料的“黑料”还有不少,尤其是关于孩子和钱的。


  最离奇的一则故事是这样的:上世纪九十年代,李利娟抢占了别人的铁矿,后来武安修西三环,占了这个铁矿的地,李利娟拒绝搬迁,耽误工程,最后讹了交通局几千万。在走访过程中,也有居民提到了这个故事。


  对于这种说法,李利娟的养子李点嗤之以鼻。虽然对具体的事情不太清楚,但他表示,交通局赔偿的钱“难道不是因为穿过了我家(指爱心村)?”


4.jpg


  而在新京报2017年的一则报道中,武安两名官员指出李利娟并没有违法。


  首先,李利娟的铁矿手续齐全,没有占用耕地。其次,西三环修路前确实有与李利娟就占地的事儿谈判,后来道路做了调整,但也是正常框架内的调整,赔偿也是按政策操作的,没有与她发生什么过分的纠葛。


  在这篇报道中,李利娟本人还回应了下大雨带着孩子围攻政府索要赔偿、收养孩子是为了骗政府低保等质疑。


  “去年夏季连降大雨,我找有关部门沟通,希望在附近修一条排水渠,但一直没人理会,我就带着孩子去找政府。” 防洪渠还没有修好,水来了,大家连夜转移孩子,孩子救上来了,家淹了。事后,政府给李利娟拨付了40万修渠。“结果这件事就被传成带孩子去敲诈政府。”李利娟说。


  5月5日,武安市委宣传部官方微信“新武安”发布了一篇名为《从冰山一角看“爱心妈妈”李利娟的两面人生》的文章,这篇文章直接指出李利娟利用收养孤儿讹诈。文章指出受害者包括个人、企业甚至党政机关,还称如果孩子不听话李利娟就采取殴打恐吓、不给吃饭等手段逼其就范。


  实际上,早在2012年的时候武安贴吧就有网友批评,李利娟严重涉黑且存在讹诈行为,并称呼她为“女赖皮”。而在周刊君询问武安当地居民以后,数位居民表示情况属实,还有一位直言称:“李利娟终于被抓了,不知道有多少武安人会高兴。”


  周刊君就李利娟早年的情况,采访了武安市民政局的一位不愿具名官员。他认为,早年武安没有“制裁”李利娟,是因为没有收集到足够证据,即便民间有关于她的一些传闻也不足成为拘留的理由。他推断,现在李利娟终于被拘留,说明证据已经比较充分了。


  该名官员还透露,数天前自己在前往爱心村执行取缔事宜时,发现爱心村的护工人员平均年龄都比较大,最大的一位甚至有70余岁,虽有个别年轻的,但目测平均年龄也在60岁以上。他认为,护工年龄本身已经很大,身体不比年轻人,是该颐养天年的时候,但却在爱心村照顾孩子,她们有没有足够的照料能力,这本身都值得怀疑。


  另外,他还强调,目前爱心村看起来条件较好的宿舍楼实为一年前新建。在此之前,爱心村的孩子们都住宿在农村板楼中,不管是卫生条件还是消防条件都不容乐观。


  李利娟被刑拘后,武安政府安置了爱心村的孤残儿童。其中,69名幼童被送到了社会福利院。


6.jpg


  脑瘫儿童萍萍是社会福利院院长介绍的一位儿童代表,目前她已经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受脑瘫影响,目前她的腿部力量较弱,不能完全站立,但思维清晰、说话有逻辑。院长称,再经过一次手术治疗,萍萍就可以下地走路。


  萍萍告诉周刊君,她在爱心村的生活条件其实尚可,饮食也并不敷衍,不过并不能经常见到李利娟,因为李利娟一周可能只在周天会出现在爱心村,且不是每周都出现。她表示自己现在最大的梦想是上学,因为爱心村已经上学了的孩子都说上学是有意思的。


  “新武安”的《冰山一角》一文中提到:“在一起阻碍重点工程建设中,(李利娟)让残疾智障儿童坐到基坑边、往基坑里跳、往施工车辆下钻,把孩子们置于危险境地而不顾,以达到其索取钱财的目的。”


  福利院一位护工表示,与萍萍同屋的另一女孩毛毛曾在夜间向她诉苦,证实该行为确实存在。


  但李利娟养子李点却否认了这个说法。他认为那篇文章中关于此事的配图马赛克痕迹太重,并不能分辨是哪个具体的孩子:“而且这种配图如果要更有说服力,难道不应该把我妈妈(李利娟)的照片拍下来吗?”作为被李利娟收养的最年长的一批孩子,他也从未听说李利娟做过此事。 


  另外,对于“新武安”提到的虐待被收养孩子一事,李点也明确反对:“如果我妈妈这样的话,我还会这样跟你在这解释吗?我肯定说的全是我妈妈的坏话,同样是收养的,妈妈怎么没有对我这样?”


  李点还对《冰山一角》中的一个细节提出了明确质疑。文章提到2015年腊月,李利娟带着不懂事的孩子们围攻乡镇党委书记家连续十几天。李点称,自己那个时候正在上高中,如按此推算剩下的孩子中能好好走路的都没几个,如何才能算得上围攻?


7.jpg


  目前,无论是官方、民间还是李利娟的亲属朋友,关于她的争议始终存在。今日,“新武安”发布文章称,近日武安市公安机关又查获人民币现金1130000元、美元现金34000元。并在其住处查获医院诊断证明专用章和其他单位公章8枚,其中3枚已经认定系伪造的印章,其余5枚有待进一步鉴定。


  除了涉嫌敲诈勒索罪、伪造印章罪、诈骗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等犯罪行为,李利娟是否涉及更多罪名,还需等待司法机关给出的更多调查结果。


  李点上学的费用是妈妈李利娟负担的,在选专业的时候他选择了护理专业,希望能在毕业以后帮到她和爱心村。


  他却没想到,还没等到毕业,爱心村便连同“妈妈”一同成为了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