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心灵契合的救助 慈善是春天的雨露

28岁儿子患白血病,母亲捐骨髓:能救我儿受多大罪我都愿意

2018/05/11 04:18:06
摘要:28岁儿子患白血病,母亲捐骨髓:能救我儿受多大罪我都愿意

5月10日上午,刘凤英给儿子吴铠第二次捐献了造血干细胞。尽管胳膊肿得老高,连筷子也拿不起来,可她仍不时向儿媳刘娜询问儿子这两天有没有好好吃饭。看到婆婆虚弱的样子,刘娜没忍住流泪了:“妈,我喂你喝点粥,你恢复好了,我们才能好好照顾吴铠。”


“没胃口,可吃不下我也得吃两口。”在刘娜的帮助下,刘凤英喝了几口红枣粥,又吃了一个包子,她说:“儿子的病情现在还不稳定,如果还需要抽骨髓救他,说什么我也不能倒下!”


吴铠结婚时与母亲的合影

新婚后5个月查出急性髓系白血病


51岁的刘凤英和丈夫吴镇江住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4师71团,独生儿子吴铠今年28岁,在乌鲁木齐从事二手车评估工作。去年8月19日,吴铠和相恋6年的女友刘娜结婚,组建了小家庭。


就在小两口还沉浸在新婚的甜蜜中时,一场疾病打破了一家人平静的生活。去年12月,吴铠一直嗓子疼,持续低烧近一个月,起初以为感冒了,可今年1月3日,他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检查时,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


“我刚成家,还没来得及回报爸爸妈妈……”时至今日,吴铠说,他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爸妈虽然身体不太好,可他们还能照顾自己,我和刘娜也打算这两年就要孩子,哪想到这一下子把我们的生活都打乱了。”


随后,吴铠开始了一个又一个疗程的化疗。其间,由于他肺部严重感染,医生还下了病危通知书。“看着原本活蹦乱跳的儿子一下子变成这样,我觉得我们家的天塌了。”刘凤英说,丈夫身体不好,经常住院治疗,接到儿媳电话的时候,她正和丈夫在医院复查。两人急忙收拾了一下,匆匆赶到了乌鲁木齐。


生病前的吴铠 

寸步不离照顾儿子3天瘦了8公斤


看着病床上瘦弱的吴铠,刘凤英恨不得替儿子遭这份罪。“儿子从小有什么话都和我说,和我最亲。”刘凤英说,以前她和丈夫工作忙,吴铠在外婆家长大,但每到寒、暑假,吴铠回到家时总是缠着她,“就跟个小尾巴,我走哪儿他跟哪儿。”


父亲吴镇江说,吴铠和妈妈的感情有时候让他都“嫉妒”。吴镇江记得,吴铠上高中后,有段时间很贪玩,学习成绩直线下降。刘凤英去学校问清楚情况后,就把吴铠从外婆家接回来,天天和吴铠聊天,看着吴铠写作业。不到一个月,吴铠的学习成绩就提了上来。


吴铠上大学谈了女朋友后,也是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了妈妈。“儿子的很多事情,我都是通过他妈妈知道的。”吴镇江说,儿子病了,刘凤英刚开始接受不了,“3天瘦了8公斤,我们都吓坏了。她担心儿子对自己的病情没信心,又强撑着每天到医院照顾儿子。”


5月9日,刘凤英在抽取造血干细胞

妈妈决定为儿子捐骨髓


今年2月24日,刘凤英一家人带着吴铠来到了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治病。医生建议,吴铠的病情严重,尽早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才有可能治愈。


刚开始,医院帮吴铠联系了中华骨髓库,但由于吴铠的病情危重,在短时间内找不到合适的配型。于是,医生建议他们进行直系亲属配型。考虑到吴镇江的身体状况,刘凤英决定自己为儿子捐骨髓。幸运的是,刘凤英与吴铠配型成功。可在手术前检查时,医生发现刘凤英的免疫力低下,担心移植手术后吴铠出现排斥反应,就建议刘凤英提高免疫力。


“婆婆都是在照顾吴铠时累的。”刘娜说,知道自己能给吴铠捐骨髓后,婆婆每天强迫自己晚上按时休息,“强迫自己多吃饭,就是想尽快给吴铠捐骨髓。”


在刘凤英的努力下,她的体重长了3公斤,身体也终于符合了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条件。4月28日,吴铠进入移植仓为手术做准备。因为移植仓是无菌的,每天家人只能通过视频看望他三次。5月4日,妈妈刘凤英也住进病房,开始做各项检查。


7日下午,刘凤英通过视频和儿子聊了半个小时,鼓励吴铠坚强,“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不要放弃。”


5月8日早上8点,刘凤英接受了近5个小时的造血干细胞采集。10日一早,刘凤英又接受了第二次造血干细胞的采集。“第一次是在腰部,第二次是在胳膊上,可能是年龄大了,每次采集完我都浑身没劲,就想睡觉。 这会儿头痛,关节酸痛,腰部抽骨髓的部位也痛。”刘凤英说,但一看到儿子发来询问她身体状况的微信,“我就觉得都值得。”


年轻时的刘凤英

再难,妈妈也要陪你治下去


看着虚弱的刘凤英,吴镇江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是一家之主,捐骨髓本应该是我的事,都怪我身体不争气。”吴镇江说,从儿子生病至今,刘凤英的坚持也给了他很多鼓舞,“会好起来的。”


从吴铠生病至今,除了要照顾儿子外,刘凤英一家人也在为医疗费发愁。“前前后后已经花了90万了,能借的都借了。可再难,我也得救我儿子。”刘凤英说,她也很心疼儿媳妇,“儿媳妇天天跑来跑去,照顾吴铠,又照顾我,还经常鼓励我们。”


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血液科移植科室主治医生杨荣告诉新疆晨报记者,由于年轻人的造血干细胞活跃度较高,植入患者体内成活的几率会大,所以通常情况下,捐献造血干细胞首先考虑年轻人。可吴铠是家中独子,在没有配型相同的情况下,只能选择刘凤英捐造血干细胞。“看到他们母子情深,我们医护人员也很感动,觉得当妈妈的真是不容易。”


“经过移植后,目前吴铠的情况稳定,但还需继续在移植仓观察。”杨荣说,后续治疗费用还需要50万元左右。


5月10日中午,第二次采集完造血干细胞,在移植仓的吴铠给刘凤英发来微信:“妈,我们一起加油!”


考虑到吴铠的身体情况,记者只能通过刘娜和他对话,问到他最想跟妈妈说的话,他发微信说:母亲节快到了,祝妈妈母亲节快乐!28年前您给了我第一次生命,28年后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感谢妈妈的无私付出,我一定会努力加油,早日战胜病魔,一切都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