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心灵契合的救助 乐善好施,功德无量

马蔚华谈公益金融:最难在于人的观念 曾受到误解和质疑

2018/04/13 02:24:04

马蔚华在博鳌亚洲论坛上接受凤凰网财经独家专访时透露,“做公益金融感触很深刻,从做商业银行到金融,商业银行是管银行钱,别人找银行借钱,现在是筹款找别人要钱。这不是最难的事情,最难的是改变人的观念。”


马蔚华表示,大众对公益慈善的观念,特别对新公益认识以及行业发展有很大差别。我们最早做壹基金时就受到了一些误解甚至带有攻击性。我们做公益,可能相关机制和规则未完善,有人就会质疑钱怎么没了,是不是贪污了,或者是不是有其它目的来做公益,或者说我们有政治问题。我们当时也非常不理解,公益是一件好事,为什么有些人会这么形容公益。


以下为专访要点:


凤凰网财经:您做公益金融这么久,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马蔚华:实际上原来在招行当行长时,我也做了很多金融方面的事,比如企业社会责任问题,卸任行长以后就开始担任壹基金理事长,后来又参与国际公益学院,开始真正做金融。


做公益金融感触很深刻,从做商业银行到金融,商业银行是管银行钱,别人找银行借钱,现在是筹款找别人要钱。这不是最难的事情,最难的是改变人的观念。大众对公益慈善的观念,特别对新公益认识以及行业发展有很大差别。我们最早做壹基金时就受到了一些误解甚至带有攻击性。我们做公益,可能相关机制和规则未完善,有人就会质疑钱怎么没了,是不是贪污了,或者是不是有其它目的来做公益,或者说我们有政治问题。我们当时也非常不理解,公益是一件好事,为什么有些人会这么形容公益。


我在壹基金为了解决这些问题,采取了像上市银行一样去做A基金,内审外审及时做信息披露,让信息透明化,每一笔钱的应用都及时披露,他们有知情权,后面好了一些。但是仍有个别要找茬,有一些我们也通过诉讼去解决。你要做点公益,他就使坏。


凤凰网财经:当初为什么会想转去做公益金融呢?


马蔚华:卸任行长后,很多人让我去做商业,但我觉得做商业那么多年了,完成了招行发展的使命。人生总要多做一些不同的事情。公益对社会有好处,我感觉这是很好的选择。壹基金邀请我,我也欣然答应了,做这个工作完全是奉献,奉献时间和精力。我觉得虽然一分钱不用挣很有意义,我们了解了中国公益的现状、做公益的人去求款的困难和面临的挑战、中国公益未来发展方向、国际公益最新趋势以及公益对全球可持续性发展和中国高质量发展的重大意义。


最早在招行做社会责任报告时,只有寥寥几家每年发表社会责任报告,为了推动一件事情,我们牵头做了一个社会责任同盟,包括中外企业,督促公司发布社会责任报告。现在几乎所有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都有社会责任报告。现在的公益基金会已超过6000多个,特别是前年中国慈善法的发布使中国公益慈善事业进入一个新的时代。慈善法作为一个国家大法,它把公益慈善的概念拓宽了,很多通过法律界定给了很宽的发展空间和优惠支付政策。


但中国公益在快速发展中又面临转型的艰巨任务。过去公益慈善以官办政府为主,现在变成了政府和民间共同组建的市场,过去捐赠像施舍和给予,现在每个人都可以献爱心,过去公益慈善管理基本是自发管理甚至家族管理,现在很多公益基金会已实行了现代企业公司治理制度,过去分配资源现在变成了市场化得到公益资源的过程。特别是最近几年,由于全球公益慈善事业发展有了很多创新,比如公益和金融结合,公益金融的产生在中国也正发生影响。把商业模式引进公益组织,用金融手段做公益,这对于公益可持续发展是非常有意义的。


凤凰网财经:金融和公益两个词,似乎是一个事物的两极,如何解决互信?


马蔚华:这就是认识问题。实际上是一种误解,现在的矛盾是公益就是公益,金融就是金融。这也是传统公益和新公益认识上的差异。我看到在壹基金的一些员工都是有情怀的年轻人,毕业于名校,他们肯默默地奉献。但因为种种原因,慈善法规定成本是10%,即使把慈善法10%的范围扩大,也不可能拿更多善款来给他们发奖金,他们工资那么低微,光凭情怀怎么能够持续?这很难吸引到更多优秀人才。用金融的手段做公益可以解决持续性发展的问题。其实,在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经历了十几年的发展,也经历了观念冲突,最后还是发展起来了。为了让社会更美好,我们可以通过每一种投资,既取得经济效应,也有很好社会回报,这既能够吸引优秀人才,同时也能通过金融手段把善款扩大。从长远发展来看,慈善和公益完全可以结合在一起产生效应才能使行业可持续。


凤凰网财经:目前,有没有比较好的商业模式?


马蔚华:有,比如中和农信,中国扶贫基金会下属的做普惠金融的机构,现在给18个省,200多个地区,200多个县做扶贫工作,但他们也有一定的回报。很多风险投资机构愿意给他投,包括红杉资本、公益创投等。还比如影响力投资,在美国影响力有一个多米尼指数400,这些企业对环保、贫富差距、公平有很大的贡献,而且是可以量化的贡献。多米尼400一直跑赢标普500,回报率也比它高,社会支持赞成这样的企业。


照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计划,我们社会问题的缺口靠募款是解决不了的,缺口很大。那么影响力投资就为解决缺口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途径,让社会每一笔投资取得很好的财务回报时又带来积极社会影响。不管是传统慈善,还是金融慈善,我们不排斥,可以有多种选择。


凤凰网财经:那对于慈善金融,大家对风险的接受度应该比较低?


马蔚华:风险是无处不在的,我开银行的,如果说没风险不可能,银行行长的任务就在风险和收益之间取得最好的搭配。做商业出现风险,别人不会指责你,但做公益出点风险,可能是大逆不道或者罪该万死。其实,做任何事不可能没有风险,如果保守拘谨可能不利于这个行业发展。不过我们做公益金融,在产品选择上会更加谨慎,尽量减少风险。特别在初期可能最早选择存款,这是最保险的,逐渐选择理财产品,货币型基金,再冒进一点是股票基金,慢慢地改变思路,同时积累把控风险的经验。


凤凰网财经:现在有一个词叫“普惠金融”,公益金融和普惠金融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马蔚华:我觉得公益金融包括普惠金融,公益金融是比较大的概念,公益金融就是以金融手段投资,同时要跟社会产生非常紧密的影响。普惠金融是保住成本的同时做一些盈利,同时服务多种多样的金融机构和人群,尤其是让边远地区和弱势群体得到有效的金融服务。国务院也非常重视普惠金融,特别是现在有了互联网科技手段,使得普惠金融的成本越来越低,收益也相对多点,社会效益也更好。


凤凰网财经:之前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提过一句话,他在中国捐了36亿,交税就交了6个亿。


马蔚华:这是对普惠金融税收政策的一些反映。慈善法在公益慈善税收优惠做了些规定,当然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细则,我们希望能够像国外界定好慈善公益给予更所税收优惠。现在我们每年都要申报,每年都要得到批准,过程很繁琐。所以,希望尽快让慈善法全面落实,让真正的慈善都能很自然得到税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