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慈善像阳光一样 慈善是奉献

麻辣烫老板拍抖音助流浪汉寻亲

2018/11/20 08:54:47

1123732239_15425863976581n.jpg

  近日,一段拍摄浙江衢州一流浪男子吃麻辣烫的抖音视频走红。拍摄视频的是麻辣烫女店主,她每天免费给男子食物并拍摄视频发布在自己的抖音账号上,最终引发百万人关注,并帮助流浪汉寻到疑似亲属。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流浪汉已跟随疑似亲属回家进行亲子鉴定。女店主表示,虽然流浪汉不太讲话,但是这么多天的照顾,自己已经将其当成弟弟一样看待,希望他能成功找到家人。

  麻辣烫老板每天接济流浪汉

  “麻辣烫好不好吃,天天吃,吃腻了没。”在这段被热传的抖音视频中,画面外的女声这样问坐在路边的橱窗旁吃麻辣烫的男子。这名男子穿着稍显破旧的灰色外套和黑色运动裤,头发杂乱过肩,胡子从脸颊蔓延到了胸前。面对女子的问话,男子只是抬眼看了看镜头并不回答,然后继续埋头吃着碗里的食物。

  视频中问话的女子来自浙江衢州龙游县湖镇,她叫郑宜桔,今年38岁,是一家麻辣烫店的老板,也是视频的拍摄者。在她作品并不多的抖音账号中,从11月4日开始几乎每条视频的主人公都是这位衣衫褴褛的男子。

  “我是10月25日午饭后第一次在店门口看见的他,他站在我的店门口看着我做麻辣烫。”郑宜桔告诉北青报记者,这名男子看上去很邋遢,“他也不说话,就是看着锅里的吃的,我猜他是饿了,就问他吃不吃,他还是不说话,只是点头,我就给他煮了点面吃。”

  “后来旁边店的店员告诉我,说这人是附近的流浪汉,还提醒我注意安全。”然而在郑宜桔的印象里,这名流浪汉却显得很有礼貌。“他一直都很安静,我问他问题他都点头示意,感觉像是受过教育的样子。”

  晚饭时间,流浪汉又来了,郑宜桔又给他盛了一碗麻辣烫,并在麻辣烫里多放了点荤菜。之后的几天里,这名男子基本每天都会在午饭时间出现在郑宜桔的门口,吃完就走,全程一言不发,只是微笑和点头。“我之前也给过流浪汉吃的,但是像他这样每天都来的是第一次,我感觉我们之间形成了一种默契和信任。”

  拍摄流浪汉视频抖音走红

  “我是今年5月开始玩儿抖音的,主要是记录自己的生活。”郑宜桔说,11月4日她出于记录生活的心态,拍了两条流浪汉来吃午饭的视频发到了抖音上,一条是她从店里给流浪汉递麻辣烫的视频,另一条就是上文提到的流浪汉吃麻辣烫的视频。

  两条随手上传的视频引发的反响超出了郑宜桔这位抖音“小透明”的预期,在这之前她的粉丝只有几十个,大部分都是朋友和街坊。流浪汉的视频既没有配乐也没有情节,然而两条视频的点击率都迅速飙升,目前已经超过了50万。

  除了超出预期的点击量,不少留言也让郑宜桔有了新的想法。“我发现有人在抖音上寻亲,还有人提醒我他的头发胡子太长太乱,影响亲人识别。”郑宜桔想起自己曾经跟着男子到过他落脚的地方,那是一家银行的ATM机边上。“天再冷了他的日子就该难过了,我也没地收留他,要是能帮他找到自己家就好了。”

  为了让男子更容易被辨认,郑宜桔决定给他理发。“我亲自给他剪,剪的时候他很配合,我觉得他挺信任我的。”11月7日,郑宜桔在店附近的一处空地上给流浪汉修剪了头发和胡子,并拍摄了几段视频发在了抖音上,帮助他寻亲。“当时只是想试试看,没想到点击量高得吓人,有一条超过了500万,粉丝也暴增,留言我都看不过来。”

  疑似家属前来寻亲

  本以为替男子寻亲需要一些时日,没想到在视频发出当天就有5位寻亲者联系上了郑宜桔。“我看了下他们走失亲人的信息,只有两个跟那个流浪汉年龄相符的,其中朱欢欢是第一个联系我的。”

  朱欢欢一家住在安徽,多年来一直在寻找失踪的弟弟朱磊。朱磊是家中的独子,今年应该29岁了,2010年5月18日,朱磊在上海打工时突然失联,从此杳无音讯。这些年,朱欢欢和家人一直在安徽、浙江、上海、江苏等地四处寻找,但是始终没有找到。

  看了郑宜桔的抖音后,朱欢欢第一时间联系了她,并和年近七旬的父亲在11月9日晚驱车赶往衢州。“当时他们都来不及买火车票,直接开着车就来了。”郑宜桔告诉北青报记者,11月10日朱欢欢一家人见到流浪汉后十分激动。“朱欢欢一直挽着他的手,他也一直在笑,慢慢地也开始能小声地说话了。”

  昨天下午,北青报记者联系到已经带着男子回到安徽老家的朱欢欢。朱欢欢表示目前已经带着男子去做亲子鉴定了,虽然在结果出来前还不能确认是否真的是自己的弟弟朱磊,但是全家人对郑宜桔的善举都十分感激。“他(流浪汉)受过教育,而且懂得感恩,脑子也清醒,我们很希望亲子鉴定能确定他就是我弟弟,如果不是,我们也希望能帮助他找到家人。”

  郑宜桔告诉北青报记者,流浪汉被朱欢欢一家带走后,她也偶尔给朱欢欢打电话询问情况。“就像关心自己的弟弟一样,之前中午他来吃饭时邻居也总说‘你弟弟又来了’!”而最让郑宜桔欣慰的是,这个之前一直没有开口跟她说过话的“弟弟”在离开前,小声地叫了她两声“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