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爱无疆 万物皆有爱

郑贞铭先生大爱无疆

2018/03/13 08:14:11
摘要:2月14日,郑贞铭先生在书房倒下,送往医院急救,我赶到时,他尚能言语,虚弱称谢,然后疲倦睡去。

2月14日,郑贞铭先生在书房倒下,送往医院急救,我赶到时,他尚能言语,虚弱称谢,然后疲倦睡去。万万没有料到,19日下午4时56分,他就走了,如此匆促,留下未竟的书稿,以及海内外的震惊。

最震惊的一大群人是学生,他们奔走相告,带着哭音,像是述说另一位父亲。父母原本无可取代,郑先生则以50年如一日的大爱,照顾许多学生半辈子,让他们回到家庭,共享慈晖。慈晖逐渐向晚,从英姿焕发,到形销骨立,终至远离,他们顿失所依,如何安放自己的灵魂?

郑先生献身新闻教育,传播真理与知识,只认教室,不认学校,所以桃李缤纷。台湾稍早的新闻系毕业生,若非他的门人,即为读者,如杜甫所说,「晚有弟子传芬芳」,在学界和业界大放异彩,风景壮丽。

退休后,他更倾全力于着述,盼能影响下一代,使之眼界开阔,前途宽广。这样的立意,造成严重的透支,住院前仍奋力执笔,不顾自己即将油尽灯枯。我眼见他的惨烈,内心激盪,莫可名状。

郑先生传播的真理,包括报恩主义,即报亲恩、报国恩、报一切恩。张季鸾先生鼓吹,从对父母与子女的感情,扩大为爱眾人的父母与子弟;从报亲恩,扩大为报民族祖先之恩。这样的主张迂腐吗?为什么这么多人怀念郑先生?因为他穷一生之力,奉行报恩主义,无违于终食之间,早已成为习惯。可惜的是,今天的台湾,有人弃报恩主义,倡报仇主义,结果谁是赢家?

报恩主义和大爱哲学,其实密不可分。郑先生的家教和师教,都是有爱无恨,正面看人生,所以他强调,继承是一种感动,无爱不成师。

年轻时,他跑遍台湾各县市,拜访所有家长,使后者受宠若惊。多年后,学生在国内外热烈接待他,答谢大半生的奉献,说明真情就是王道。3月10日上午8时半,台北市民权东路第一殡仪馆,大家送他最后一程,也是起码的报恩了。

我并非郑先生教室里的学生,只因父亲是他的老师,就长期照顾我们三兄弟,不遗在远,无时或忘。30年前,父亲不幸因心臟病猝逝,他连夜赶来跪拜,泪流满面,哀痛一如家人。13年前,他出版回忆录,深切怀念10位恩师,包括谢然之、王洪钧、曾虚白、钱震、成舍我、徐佳士、周世辅、陆以正、阮毅成诸先生,以及余梦燕女士,父亲是其中唯一的非新闻人,我们能不动容?

笔有千秋业,剑无万世功。郑先生大爱无疆,笔下除了专业的严谨,还流露无限的温情,从未剑指何人,正是一代导师的典型。他的50部着作,有待大家开卷寻路,补救这个社会的缺失,而未竟的书稿,整理的工作,舍我辈其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