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慈善从自己做起 慈善捐助

冬衣慈善捐赠新趋势:本地贫困户需求“接近饱和”,贫困山区依旧急需

2018/01/02 08:20:40
摘要:对于普通市民来说,并非每个人都有能力捐赠钱款,但更多人都可以捐赠旧衣献爱心。目前符合需求的捐赠渠道在两端,一端是距离人们最近的家门口的捐赠,一端是遥远的互联网捐赠。

    对于普通市民来说,并非每个人都有能力捐赠钱款,但更多人都可以捐赠旧衣献爱心。目前符合需求的捐赠渠道在两端,一端是距离人们最近的家门口的捐赠,一端是遥远的互联网捐赠。

    岁末,一家高校的“慈善屋”与贫困地区共同举办爱心衣被捐赠仪式,把一批冬季冬被送给急需物资的云南村民。


    而就在同一天,一家大企业工会负责人把员工们的各种爱心捐赠品送到结对的贫困学校,一批衣物被受助方“婉拒”,对方表示不太需要衣服,更想要的是食品和现金……


    近几年,冬衣捐赠出现新的趋势,上海本地贫困地区对旧衣服的需求量渐渐降低,一些贫困山区尤其是学校依然急需衣物。而上海市民的冬衣捐赠渠道,也渐渐“两极分化”——


    上海哪里最需要冬衣


    家住普陀区长寿路社区的董阿姨,最近整理出全家人满满两大箱冬衣,准备捐给有需要的人。董阿姨说,里面的羽绒服、毛衣、毛料裤子等,大多都有六七成新,有的还一次都没穿过,家里人就嫌款式旧了不想要了。她把所有的衣物全部清洗好晒了太阳摆上樟脑丸,整整齐齐放进塑料箱。“捐给人家的东西,也要弄得干干净净的。”


    董阿姨的这些爱心衣物,捐给谁比较合适呢?记者跟她一起进行询问。


    她家附近的长寿路社区慈善超市,是上海第一家开张的社区慈善超市,知名度颇高,许多社区单位专程到这里采购慈善物资,还有市民从别的区慕名而来捐款捐物。慈善超市工作人员告知,他们最近特别需要的物资,包括棉衣棉被、热水袋、取暖家电、红枣芝麻等等,贫困家庭都用得上。但出于卫生方面的考虑等等,工作人员希望市民不要捐旧内衣以及穿过以后未经处理的外套和毛衣等等。


    而在一些敬老院,负责人表示不太需要衣服,最需要的是取暖设备。因为老人冬季离不开空调、热水汀等等,这些设备因使用频繁而特别容易损耗,希望有好心人和好心企业能定向捐赠这类电器产品,还希望有企业能提供一些工业用洗衣机,方便护理员为老人洗东西。


    设立在各所大学校园里的“慈善爱心屋”,为贫困学生的生活“托底”,华师大、复旦大学、华东理工大学等都拥有“爱心屋”。学校师生和附近居民也都常常会到那里捐赠衣被和学习用品,每到冬季,货架上的各种棉衣棉被、床单被套等床上用品,往往上架不久就被一抢而空。一名“爱心屋”志愿者说,每年冬季困难大学生都能从爱心屋领到一件厚棉衣,论是新衣还是旧衣,学生们都欣然接受,因为捐助者的心意都是相同的。

    一些区慈善基金分会最近纷纷开始为所在地区的困难户准备年货,他们不需要冬衣,更需要食用油和大米,还有火腿、红枣、香菇等这些困难户平时舍不得买的食品。


    爱心人士捐崭新冬衣冬被


    慈善机构对衣物捐赠的门槛抬高,相应的,人们随着生活水平越来越高,捐赠的衣服品质也越来越好。一些慈善窗口部门负责人说,许多爱心人士会把捐赠的衣服清洗得干干净净、折叠得整整齐齐送来,每年冬季都有爱心人士花钱买全新的保暖内衣、羽绒服、厚棉被等送到慈善机构。


    在上海市慈善基金的“爱心仓库”上海慈善物资管理中心,每年都要大批量消化爱心冬衣。工作人员分拣冬衣很有讲究,根据不同尺码、性别、样式、材质等分开装箱,确保合适的物资送到合适的人手中。各种衣物会被分门别类送到贫困地区或是上海本地的各个慈善超市。对于一些企业的大批量捐赠物资,工作人员会在装箱之前根据捐赠方的要求,把每件衣服上标明品牌的商标全部剪除送回企业。有时,分拣过程可说是争分夺秒。一般每批捐赠物资按ISO9001质量标准操作要求,在规定时间内分拣入库,“让需要的人第一时间得到所需。


    最近,上海交通大学在云南洱源县茈碧湖镇丰源村举行了一场“七彩暖冬”爱心衣被捐助仪式,学校爱心屋把募集到的179套全新被褥和100件毛衣,由密西根学院青志队和赴洱源寒假支教团的同学们进行整理打包,并且效率极高地送到山区贫困群众手中。 


    捐赠渠道“两极分化”


    对于普通市民来说,并非每个人都有能力捐赠钱款,但更多人都可以捐赠旧衣献爱心。目前符合需求的捐赠渠道在两端,一端是距离人们最近的家门口的捐赠,一端是遥远的互联网捐赠。


    继各种旧衣回收箱出现在社区之后,不久前又有一个“一家衣善”项目与物业公司签约开始铺箱。这个公益项目由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与中国华侨公益基金联合发起,在一些单位和社区设置旧衣回收箱体,供公众直接捐投旧衣物,再由回收员定期统一收取。回收后的旧衣物将进行分拣,利用价值高的旧衣物,将被统一清洗、消毒、整理,直接转赠给贫困儿童家庭;利用价值不高的旧衣物,会制作为其他产品重新利用;不适用于衣物再生产的物料,则被分解成再生纤维和无纺布等,在工业生产过程中加以利用,不能利用及捐赠的,由“一家衣善”项目专项办公室消纳处理,消纳所得收益全额捐赠给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


    设社区回收箱,捐赠的这个环节与人们的物理距离很近,但受助的那一环节则很远。互联网捐衣正好相反,要捐赠到很远的地方去,确实直接连接受助的那一端,这也是另外一部分市民愿意选择互联网捐衣的原因之一。


    白领周女士告诉记者,她长期关注一个名叫“旧衣服捐赠”的微信公众号,里面隔三差五会公布甘肃、内蒙古、云南等贫困地区的捐赠地址和捐赠人。她曾经根据最新发布的捐赠信息,打电话给当地接收人核实信息,发现很靠谱。她因此经常和女儿一起整理衣物,带到邮局直接寄到山区,也以此作为对女儿的教育。


    类似这样通过互联网做慈善的衣物捐赠平台,数量其实很多。有的是个人发起的慈善活动,有的背后是企业或机构,但以规范公益型社会组织形式出现的捐赠平台并不多见。而点开大多数平台,里面虽有详细的捐赠规则和受助方信息,但平台本身的性质和相关信息甚少,让人有点“摸不清情况”。


    记者联系不少互联网捐赠平台的负责人,他们中的许多人都说,作为日常消耗品,大城市人的衣物浪费量惊人,而一些贫困地区的孩子又特别缺衣服,如果供需能够真正对接,可以节约大量资源。但它们的运营难点在于两方面,一是推广自己的平台本身不易,只有越来越多捐赠人愿意上互联网平台捐赠、慈善物资积累到一定数量,平台才能真正产生价值;除此之外,正规化运营难度更高,一些运营者凭借一腔热情做着慈善,因为申请流程复杂、缺少资质等原因,很难走上正规化道路。